哎嘿!

LPL:EDG+IG。
KPL:梦泪、Vv、老帅。

『昭野』掌控(后续)

#我为什么虐不了胡显昭!!!

#文笔渣,将就看叭,我尽力了。

#我是真的爱田野!




我叫胡显昭。


嗯上次说过了。


说点上次没说的吧。


我可能真的爱上田野了。


我知道你要说我自食恶果,我自己也想这么骂一句,但是没办法,之前的事情都已经做了,现在问题是怎么补救。


关键在于。


我这样的人,怎么配得上他。


他这个人站在那就是光,所以我的那些阴暗面在他面前,让我显得更脏,也更恶心。


说起来有点搞笑,我从前最是嫌弃他身上这些莫名其妙的白莲花气质,他能那么纯真,还不是金赫奎,阿布,明凯这些人天天年年不遗余力的护着,将世界的龌龊阴暗全都挡在他背后,只让他面对阳光。


我是第一个给他看世界阴暗的人,可是我现在却好想把那些被我砸破的阴暗缺口补起来,也只给他看阳光。


我也想保护他的天真。


我是最没资格说这句话的人。


等我终于反应过来我爱他的时候,我已经用我的言语和行动把他伤得体无完肤了。


明凯很疼我也很信我,我知道的,哪怕是他看见田野哭着跑回房间的时候,都不敢相信我会这么伤害田野。


直到我自己坦白。


可是他能帮田野申请换宿舍,能像我以前一样给田野买水果拿酸奶,却没办法代替我和田野一起训练,一起走下路。


我还是有机会。


只是我怕,我怕这样的我,最后还是会伤了他。


连续一个月了,我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,他也一样,我们正常训练,正常比赛。只是从前的那些肆无忌惮的玩笑,那些恃宠而骄的小脾气,那些因为疼我而每天不断的宵夜,统统都消失了。


我也不敢再要求什么。


只是他眼底的阴翳再没消过,在我面前的那种拘束感,肉眼可见。


他很不好。


哪怕我决定就此放手,不再让自己有伤害他的可能,他还是很不好,一个月了,一点起色都没有。


那好,我来对他好。


我跟明凯发了誓,我这次是真的喜欢田野,绝对不会伤害他。我知道明凯不信我,可是他也没有其他办法,全基地没人舍得让田野再这样下去,而唯一有可能的解药,只有我。


我们都只能赌。


这次我不能让田野患得患失,我要让他确信,他被爱着。


我走到那个已经不属于我的房间门口,明凯给了机会,将人都支走,只留了田野。


咚咚咚。


“田野,我有话想说”


他好像很害怕的样子,脸色跟那天一样惨白,却还是点了头。


怎么被我伤成这样了,还是学不会拒绝我呢?


“我想了很久,那天拒绝你以后我感觉,很空,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,可是这一个月,我眼睛没离开过你,脑子里也全是你,每一分每一秒看你的表情我都想抱住你,然后告诉你,对不起,那天我就是个混蛋。我喜欢你,是真的。”


怎么哭了,让我不知所措.....


田野你,终于学会把人推出门外了啊。


我知道他不信我,我只是想告诉他,我爱他,希望他不要因为我之后的殷勤而感到慌乱。


我喜欢他,不是之前一直口嗨说最喜欢他那样的喜欢。


我想要给他一个最carry的AD,也想要给他一个最体贴的爱人。


田野非常细腻敏感,他看得到我端到手边的水果和热水,看得到我陪他到深夜的rank,看得到我因为他在背后而放心输出的背影。


他的状态在好起来,我能感觉到他心里的动摇,他只是需要一记重击,将他竖在我前面的那倒心墙推倒。

重击嘛,可以人为制造的。


他那么傻,我又有明凯这个外挂。


不过我选择了惨烈一点的方式。


挨打。


反正我本来也活该被打。


明凯从训练室叫了我,走进厕所。


田野走到厕所门口的时候,明凯吼出第一句话——你怎么对田野的?


我们要让田野听到解释,以一个在他看来我不可能撒谎的视角。


我认真的解释了很久,说的那些话激得明凯攥起了手,我估计待会儿明凯打我,大概不是演的。


你TM就是个混蛋——明凯说完这句就挥起了拳头。

嗯,很痛,一点儿没留情。


“可是我现在是真的喜欢他,我爱他”


撑着嘴角的伤,我必须说出这句话。


与此同时,田野撞开了门,拦在我面前。


你看,哪怕是这样,田野还是护着我,舍不得我被打,舍不得我受伤。


田野说,他相信我。

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

“野仔这波我无敌,我能一打四。”

“你给我回来!你别去,听我的!你别跟我说你无敌”

永远在团战中拉住我,做我后盾的田野。

永远在生活护着我,对我好的田野。

好在,我找回来了。

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
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–


至于我和明凯演的那出戏,要等很久很久以后,他有了足够的安全感,我再慢慢告诉他,哪怕再被他打一次也没关系。


评论(6)

热度(46)